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公益 > 正文

“国际比赛”全是国内选手?家长斥赛事山寨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7-08-22
现在很多小孩子几乎都是十项全能,跳舞、弹钢琴、唱歌这些活动对他们来说就是小菜一碟。而且不少家长还希望孩子多参加艺术类的比赛锻炼,但是也有不少“山寨的国际比赛”。
福田区一家艺术培训学校的几名学生家长投诉称,近日在一名学校老师带领下,家长陪同学生前往新加坡参加了一项“国际比赛”,但到场后发现赛事十分简陋。学生家长认为主办方有虚假宣传嫌疑,另外主办方对旅游行程的安排也十分混乱。
 
涉事学校称,参与活动是带队老师个人行为,学校在此事中也是“被坑”。该比赛主办方一名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比赛邀请的都是专业评委,行程变化则是根据实际情况作出的调整,但其未透露主办方公司与地接旅行社信息。
 
“国际比赛”全是国内选手
 
家长辜女士向记者介绍,她的小孩在深圳艺校培训中心学习舞蹈已有四五年。前段时间,一位授课的李老师给小朋友介绍了一个比赛项目,是在新加坡举办的某某国际艺术节,“说是国际性比赛,比赛完有乐高乐园玩,新加坡官方给我们开道”。辜女士说,孩子们听了都很心动,家长们经不起小孩的要求,便纷纷报名参加了。
 
记者从几位学生家长处了解到,深圳艺校培训中心参与本次活动的学生约有15人,加上陪同的家人和带队的李老师,一行共50多人。家长们提供的一份活动收费标准显示,演员(选手)每人收费6680元,陪同者每人收费5480元。家长们从活动主办方拿到的一份行程单显示,活动全程7天6晚,包括在新加坡比赛,也包括在马来西亚马六甲、吉隆坡等地的一些游览项目。
 
一团人8月9日从香港出发,8月10日下午在新加坡一处场馆开始比赛。但比赛过后,不少家长认为这次比赛很“不对劲”、“不专业”。家长倪先生说,进场馆后发现,来参赛的都是国内各学校的小孩,“有广州、江门、广西的学校,没有外国小孩”,不像是一个国际比赛。倪先生还表示,活动现场也没有主持人、没有其他观众。一位家长写下的投诉材料称,在场有五六名评委,但年纪很大。在小孩比赛时他们还会打瞌睡、玩手机、来回走动,点评内容也十分随意。
 
家长被带去看房
 
8月11日当晚,旅行团来到马来西亚新山市。倪先生说,当天入住的酒店条件不错,但这是因为活动组织方给众人报了一个“看房团”,所以酒店提供食宿,条件就是家长们次日上午要留在这里看房。几位家长都表示,对这一安排此前均不知情。
 
倪先生介绍,12日夜间11点左右,众人到达吉隆坡某宾馆,但位置偏远,卫生条件差,“大家哪里也不想去,但当地导游说不行,必须按流程走完”。僵持之下,甚至有家长向大使馆致电求助。一位女性家长表示,在临走前一晚22点左右,众人才回到马来西亚新山市某酒店,但主办方半夜零点就召集大家赶回新加坡,因为回程航班在新加坡6:00起飞。
 
倪先生认为,从活动体验来看,与主办方宣传的差距太大,家长有种“被卖了”的感觉。他怀疑,主办方把众人报成“看房团”,就是为了省下一天的食宿费用;来回机票都是夜间飞行或者凌晨出发,也是图价格便宜。
 
专业“不对口”的评委有可能走神
 
家长提供的几份活动宣传材料显示,该活动名目繁多、名头响亮,主办方打着:“ 一带一路?少年非遗青少年国际文化交流活动”、“第十四届中国国际青少年儿童艺术节”、“中国梦?金色蓓蕾新加坡国际青少年艺术节(新加坡总决赛)”等名头。文件末尾红色公章显示,盖章机构是“中国国际青少年儿童艺术节组织委员会办公室”。
 
南都记者电话联系到该组委会一名张姓负责人,其表示自己负责赛务方面工作。张先生告诉记者,“我们是一个文化公司”,注册在北京,“艺术节”只是公司举办的活动,但他拒绝透露公司名称。张先生表示,实际上这一行业的公司有很多。
 
有关家长对比赛“不专业”的质疑,张先生表示,评分环节是依据多因素综合评定。他说,“有的评委可能看了一下手机,家长觉得不尊重,但并不是这样”,因为活动请来的包括各个领域的评委。
 
“比如现在是声乐节目,那么舞蹈、器乐类的评委虽然参与打分,但不会聚精会神的,只是给个印象分”。另外张先生表示,现场是有国际选手的,“有4个参赛节目是新加坡的,还有马来西亚的表演嘉宾”。
 
因东南亚运动会调整行程
 
对于行程与计划不符的问题,张先生解释,对于酒店名称、入住日期等行程,组委会和地接是有协议商定的。但是,“地接虽然说了一个安排,临时也会根据实际情况来调整”。
 
“比如原来有马六甲,但我们没去,因为马来西亚举办东南亚运动会,把马六甲的订房征用了,我们只能被迫调整行程。”南都记者了解到,第29届东南亚运动会于8月下旬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办。
 
关于“便宜机票”的质疑,张先生则解释为,赶上运动会和新加坡8月9日国庆,机票很难买到,“都是没有办法的”。
 
张先生表示,由于马六甲无房,才把众人安排到新山市住宿,而在新山临时也找不到房,地接便没经过会务组同意,就把众人报了“看房团”,从而入住当地某酒店。
 
对于家长被蒙在鼓里的情况,张先生则称,是地接太晚才把行程变更发给自己,“还说没有最后决定就去这里”,使得自己无法通知家长。但对于该地接是马来西亚哪家旅行社,张先生拒绝透露。对于这次“第十四届艺术节”,张先生表示,公司之前已举办过13次,“最开始是单纯的比赛,但后来家长有需求,就发展成了“比赛+旅游”的模式。
 
艺术学校涉事老师跟学校没有劳动关系
 
南都记者来到位于福田区福荣路的深圳艺校培训中心,负责人赵女士表示,学校并非此次活动的主办方,活动是由该“艺术节”在北京的“组委会”组织举办的。她说,学校方面只有李老师一人参与其中,收费以及与“组委会”对接都是该老师一人负责。“我们没有收钱,也是被坑的。”赵女士称,这位李老师曾表示,“去北京找那个机构了,我们也联系不上他”。南都记者试图拨打该老师的电话,但无人接听。赵女士还补充,这位李老师和学校没有劳动关系,其妻子是学校的兼职老师。近期由于妻子身体不适,李老师就过来代课,赶上这次“艺术节”比赛,就带队出国了。南都记者此后也电话联系到该学校工作人员,对方表示,带队出国是该老师的单独活动,与学校并无关系。“听说该老师也和学校说清楚了,这属于他的私人活动。”
 
打着国际比赛的幌子进行收费,可怜了这些小孩子和家长,千里迢迢的赶往现场结果好像被“卖猪仔”,希望相关负责人给这些家长一个合理的说法。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栏目分类
热门文章


中国西藏信息网 www.tibetinfor.com 联系QQ:49887 邮箱:49887@qq.com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国西藏信息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