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 > 正文

行为异常的特朗普真的没有精神病吗?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1-11
那我们很多人的印象中,身为一国总统或者是一国首相,那么他应该是一个非常稳重正常的人,我不应当经常表现出疯疯癫癫的样子。所以特朗普在我们看来是一个绝对不太正常的总统。甚至有人怀疑他是不是有精神病。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精神状况”近日再次成为舆论焦点。一本自称披露特朗普白宫生活内幕的书(最近出版的《烈焰与怒火:特朗普白宫内幕》)引发关注和争议。作者迈克尔·沃尔夫以多名白宫高官为消息源,对特朗普的精神状况是否合适担任总统职务提出质疑。
 
特朗普对《烈焰与怒火:特朗普白宫内幕》这本书大发雷霆,在推特上发文痛批书中内容“全是谎言、谣传和不存在的消息源”。
 
就相关问题,屡次被传与特朗普不和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5日公开为特朗普说话,表示特朗普的精神状态正常,只是为人处世特立独行,是一位“非典型”总统。
 
分析称,此前有关美国总统性格的系列研究涵盖了相关话题,特朗普的人格特质展现出一个矛盾和多维的领导人形象,也呈现出恒定的一些战略行为特点、行事风格,值得深入探究。
 
“非典型”总统
 
蒂勒森5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专访,被问及他对这本书的看法。在媒体先前报道中,蒂勒森与特朗普不和,曾私下称对方“弱智”。
 
特朗普6日回击了对于“他在智力和情感上不适合成为美国领袖”的指责,他在推特上说,他的两大资产就是:精神稳定,而且非常聪明。
 
然而,蒂勒森告诉有线电视新闻网,特朗普精神状况正常。“我从没有怀疑他的精神健康,也没有理由怀疑他的精神健康。”
 
就书中所称特朗普专注力差,甚至会晤外宾时有时会中途离场,蒂勒森予以否认:“我从没见过总统与外国领导人会晤时中途退场。”
 
“众所周知,他不是先前那类典型的总统。这也是美国人民选他的原因。”蒂勒森说。
 
关系在“发展”
 
针对他与特朗普关系僵硬的说法,蒂勒森表示,由于两人先前没有交集,自然需要一段时间相互适应对方。特朗普执政将近一年来,两人的关系“正在发展”,都在相互认识和了解,他一直在寻找与特朗普共事之道。
 
蒂勒森与特朗普先前都是政坛门外汉,前者是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后者执掌庞大的房地产帝国。
 
“我不得不花很多时间弄懂如何与他最好地沟通,这样才能提供他所需信息。”蒂勒森说。“过去一年中,(我)已经更加懂得如何与总统相处。”
 
蒂勒森还试图淡化外界对他与特朗普在多项重大外事政策上有分歧的说法,对特朗普所做决定予以肯定,称特朗普并非独断专行。
 
“他非常民主,倾听意见,并且发表自己的意见……最后,他会拍板,继而由我们执行。我告诉你,就全部重大政策,总统都做出了正确决定。”
 
一个“多维度”的总统形象
 
分析称,有关美国总统性格的研究一直受到关注。研究政治心理学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尹继武曾指出,要预测一个总统的行为模式,他的政治生命,他对于国家内政和外交乃至国际关系的影响,必须从最为微观性格分析入手。
 
特朗普的人格特质,展现出一个矛盾和多维的领导人形象。他不受传统约束,喜欢“折腾”出新,招式也怪异,不符传统。他又极其自恋,似乎时刻将自己置于世界的中心,不顾周遭环境的感受,正因为如此,他的宜人性(心理学“大五”人格测试中的维度之一,考察个体对其他人的态度)差强人意,跟他共事很难说是一种享受。他又任性随意,对政策的政治后果,他的言行的后果难以有着清晰的认知。
 
所以特朗普政府的内部团队显得极为不稳定,辞职成为家常便饭。当然,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又有着精明和理性算计的一面,因此斤斤计较,凡事理性权衡,都可以用来交易和交换,不必受到意识形态的价值观束缚。这在特朗普对美国的各种国际义务、联盟义务等处理中表现明显,他要的是别人买单,而非美国基于国际义务的责任。
 
作为一个有着如此矛盾和多维的人格特质的领导人,特朗普也呈现出恒定的一些战略行为特点、行事风格。
 
其一,他的承诺可能是任性和随意的。特朗普的很多言行,并非经过传统复杂的官僚政治程序而作出,他自身也并没有具备丰富和专业的内政和外交知识。加之他喜欢在推特上随意发表各种耸人听闻的言论,时刻对相关盟友、战略对手等进行外交传话,信号表达,甚至军事威慑。但这些表达未必是非常严肃和精心设计的,更多是特朗普的随意和任性的表现,在多次重复而并没有真正兑现之后,这种表态的真正含义及其效用会大为下降。
 
迈克尔·沃尔夫在新书节选内容中援引特朗普前“军师”(白宫前首席战略师)史蒂芬·班农的说法称,“特朗普长子小特朗普等人2016年大选期间会见‘有俄罗斯政府背景’的律师,此举系‘叛国’行为”。特朗普3日发表声明,抨击史蒂芬·班农“失去理智”,同时否认班农在其胜选和执政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图为特朗普与班农(右)
 
其二,他的内部政治风险是较大的。特朗普的内政治理虽然有一定的成绩,但总体上乏善可陈,相关人员、不同派系的博弈和变动相对较大。同时,虽然特朗普一直在与相关政治力量进行磨合,但总是受到较大掣肘,使得其个性无法随意发挥。这决定了特朗普更愿意进行国际秀,通过国际表演来弥补在国内问题上的压抑感,较为重视在国际上的作为和成就。但反面就是,他的内政不稳定,又会导致外交承诺的可持续性受到不利影响。
 
其三,他重视领导人个人交往。特朗普虽然受到美国政治的重重压制,但本质上他是强人政治的推崇者,他喜欢商业中“老板”的感觉,自己独断决策,不喜欢传统的官僚政治,更为依靠个人关系。在对外关系处理上也表现出类似特征。
 
尹继武指出,美国总统是美国制度所培养和选举出来的,但总统的个性影响甚至决定了他的成败,应对政治事件时的态度、认知和选择,从而影响他个人的政治生命。
 
特朗普的大选成功,与他的叛逆个性所塑造的形象有关,也与他善于鼓动选民的情绪有关。而他上台以来的种种言行,甚至乱象,无不可以从他的矛盾和多维的人格特质中寻找出根源。
 
美国这个国家还是特别开放的。或许特朗普就是一个特别有个性的人,他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在别人看来究竟是否得体。可以说他是一个非常不喜欢伪装自己的人。所以才在我们眼中看来他是一个不太正统的传统。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栏目分类
热门文章


中国西藏信息网 www.tibetinfor.com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国西藏信息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