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正文

回顾半个世纪前的恶战 中国将士的英勇战斗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7-10-10
很多人学习历史,或许,只是在历史书上匆匆的扫一眼,历史上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和人物,但是对于细节,历史书上却不会细细的告诉大家,而关于我们,中国半个世纪前的战争,在这里就要给大家详细的说一说。
 
1951年10月中旬,朝鲜开城东北约40千米处一处峰峦叠嶂、绵延起伏的山脉下不断有炮弹划破寂静的夜空。这里名为马良山,是临津江以西、涟川西北、朔宁以南的锁钥之地,掌握了这里就可以保证开城侧翼的安全。
1951年9月敌人发动所谓“秋季攻势”。从10月2日开始,敌军集中强大兵力对我掌握的马良山各阵地发起攻击,仅10月7日上午,敌人就对我马良山主峰318高地、216.8高地狂轰滥炸三个多小时,并且出动60余辆坦克配合步兵发起集团冲锋。战至10月8日,216.8高地仍掌握在我军手中,但考虑到敌众我寡,我军暂时撤离马良山,占领黄鸡山、155.7高地、太石洞一带,构筑阵地准备反攻马良山。
 
坦克兵“以硬碰硬”
 
而敌人在暂时占领马良山之后,立刻换上善于打阵地防御战的英联邦第1师28旅皇家苏格兰边防团,苦心构筑了由明碉暗堡组成的野战工事群,在阵地前沿设有10米宽的屋脊形铁丝网,还专门布设了雷场。志愿军573团的前沿侦查图上密密麻麻标出发现了的敌人碉堡竟有上百个。
 
同时,敌人还凭借马良山的地形,居高临下,天天对周边的志愿军阵地甚至栗洞、金谷里的朝鲜村落开炮投弹。573团的一位营长眼看朝鲜百姓被敌人的排炮炸得妻离子散甚至尸骨无存,愤怒地跑到团指挥所找团长许宪章,非要冲上马良山跟敌人拼命。志愿军指战员都知道马良山已经变成了敌人的“眼睛”,只有挖掉这双眼睛,才能保证周边我军阵地和朝鲜老百姓的安全。
 
为了夺回马良山,志愿军十九兵团64军给预定担负攻击任务的191师调来了包括喀秋莎火箭炮在内60门火炮。但是考虑到敌人依山势修筑的部分暗堡很难通过远程火炮间瞄射击予以摧毁,而必须依靠加农炮抵近直瞄射击,志愿军决定祭出“撒手锏”——坦克,跟敌人来一场“硬碰硬”的较量。
 
志愿军第十九兵团64军军长曾思玉亲临前线观察指挥攻打马良山。
 
志愿军装甲兵指挥部经过研究,决定派出坦克1师坦克1团的两个坦克连加强攻坚部队。这两个连主要装备苏制斯大林-2重型坦克和T-34中型坦克,斯大林2重型坦克防护性能超过美军的主力坦克,装备的122毫米加农炮威力十足,敌人的明碉暗堡在它面前就像纸糊的一样。入朝以来,重坦克部队眼看中型坦克和自行火炮都取得了不小战果,一直跃跃欲试摩拳擦掌,马良山战斗成为我军重型坦克的首次实战。
 
重型坦克部队铁路机动。
 
为了保证完成任务,坦克兵抵达我军驻乙洞阵地后,坦克团参谋长杨惠与573团团长许宪章一起,带上干粮,趁夜色潜至敌人前沿,花费一天时间将敌人的阵地及周边地形勘察了一遍,最终决定将坦克射击阵地设在马良山脚下贵存里、麻岱洞等处的小山头上。这些山头射界开阔,但进出阵地较为不便,通向阵地的道路宽度大多在3米左右,与T-34和斯大林-2坦克的车宽接近。不少山道一侧是高耸陡峭的石壁,另一侧就是百丈悬崖,山路上大小弹坑星罗棋布,每前进一米对驾驶员的技术都是极大的考验。
 
11月3日夜间,志愿军炮兵开始对马良山敌人阵地前的雷区和障碍进行破坏射击,在轰鸣的炮声掩护下,我军10辆坦克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上阵地,工兵与乘员组一起迅速对坦克掩体进行了伪装,并预先准备了防火用具。由于我军的行动完全出乎敌人意料,马良山上的英军对眼皮底下的铁甲战车竟然是浑然不觉,用志愿军坦克兵的话说:“敌人一点也没发觉,下午两点多钟,鬼子还在阵地上乱跑哩!”
 
让敌人 “皮开肉绽”
 
11月4日下午三点,信号弹伴随尖利的呼啸腾空而起,志愿军重夺马良山的总攻正式开始。我军坦克发挥直瞄射击精确的特点,将敌人280高地、318高地和216.8高地的明碉暗堡打成一片废墟。许宪章团长从炮队镜里看到敌人阵地上四起的浓烟,大赞坦克兵打得好。
 
实际上,志愿军装甲兵是在5个月前才刚在战场上首次进行了坦克炮超越射击。这次作战是由人民装甲兵第一位“全国战斗英雄”董来扶亲自带坦克1团2连进行的。至9月上旬,坦克1团已经通过间接瞄准射击方式压制和打击了敌军目标19次,支援步兵进攻5次。在实战中,我军装备的T-34坦克的85毫米坦克炮在数千米距离上仍具有较好的射击精度,而重坦克的122毫米加农炮有效射程更远。
 
11月4日马良山英军阵地上的碉堡也被我军坦克炮打得“皮开肉绽”,直到15分钟后敌人才发现了我军坦克的射击阵地,这主要是由于我军坦克连续射击,虽然对阵地周围进行了伪装,但炮口风激起的尘土仍然暴露了阵地位置。为了压制我军坦克,敌人疯狂调动四个炮群,对我阵地进行压制射击。又调集飞机向我射击阵地疯狂投掷40多枚凝固汽油弹,整个阵地瞬间被浓烟烈火笼罩。
 
但我军坦克手不为所动,敌人疯狂反扑正说明它们被坦克炮打疼了。不过随着敌机一次次俯冲投弹,我军3辆坦克先后起火。见此情景,573团团长许宪章立刻调动全部高射火器对敌机进行拦阻射击,我军远程炮群也开始对敌人火炮进行反制。
 
在我军步兵准备发起冲锋两分钟前,在318高地主峰右凹部突然出现了一座暗堡,从其中喷出的三道火舌很可能封锁我军进攻的通路。如果不及时敲掉这处暗堡,我军步兵发起冲锋时必然遭受巨大损失。见此情景,坦克团参谋长杨惠立刻通过电台对各车下达射击命令,但是当指挥所电台准备接收各车回答时,通讯信道里却是一片寂静。正当大家为坦克乘员组安全捏一把汗时,电台里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呼叫:“扑灭大火,争取立功!……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把敌机打掉!把地堡摧毁!”从各射击阵地上发出复仇的炮弹,准确地扎进敌人暗堡。一架向阵地扑来的敌人飞机被我高射机枪击中坠毁。而我军坦克手也冒着火焰和敌人的炮弹冲出坦克,用灭火器甚至衣服盖布与肆虐的大火搏斗,终于使起火的坦克全都转危为安。后来负责指挥2连的副政治指导员柴景琛风趣地说:“敌人的穿甲弹也只啃掉坦克一层皮。”
 
15点45分,在坦克和炮兵的支援下步兵发起冲击,经过4小时浴血奋战,至19时许我军顺利占领马良山。打扫战场时我军发现负隅顽抗的英军营长被我坦克炮打死在一处地堡中。战后,坦克2连荣立集体二等功。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形成一个画面感?如果当时我们也参与了这样的战斗,我们能像那些英勇的将士们一样奋不顾身吗?就算我们有,也不会有那样的机会给我们了,而我们一定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和幸福,这都是将士们用鲜血换来的。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栏目分类
热门文章


中国西藏信息网 www.tibetinfor.com 联系QQ:49887 邮箱:49887@qq.com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国西藏信息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