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正文

那些讨厌哭哭啼啼的士兵走的时候还是哭了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7-12-05
每一个当兵的人都是非常坚强的,可是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也是有一块柔软的地方呢。在部队里,那么多年,和同事之间的友谊已经建立的非常深厚,忽然一下说让他退伍,怎么能叫他不难受?
 
目送满载退伍老兵的车缓缓的离开营区,我收到孟班给我发来的消息:“登车的时候没忍住,终究还是哭了,这一刻比我来当兵时候还难受”。
他来当兵的时候,还不足十六周岁。
 
孟班最终还是走了,纵有无数的人想挽留他,给他做工作,也没有拦住。他说:我回到家干事业,只要拿出我要退伍的决心的十分之一,我就可以做的很好。他这次是抱着必走的决心的。
 
孟班是连队的骨干,在他这一批人中的佼佼者,得到领导、战友以及手下战士各方面认可,但他还是想要走。很多人都不能理解为什么,他还年轻,再干个三年回家什么都不耽误。但他说五年已经足够了,五年的时间已经完全对部队生活有了一个体验,他怕再干几年就不想走了。他说这次走是完全自己心中的想法,什么都阻挡不了。
 
老兵复转工作就要展开了,除了几个三期老炮想晋升为四级军士长,一天天紧张兮兮的,其他人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孟班是下定决心要走的那个,连长、指导员轮番找他谈话,他们不想失去这个得心应手的左右臂,连队也不想失去一个刚刚被培养出的骨干力量,孟班说,这些他都知道,但是他还是要走。连长、指导员几番苦口婆心,终究没拧过他要走的决心,连长、指导员开始给他家里联系,开始让一些老班长劝一劝,结果都是不欢而散。
 
孟班跟我说,他很感激连队,很感激连长指导员,如果不是他们的培养,这几年他不会收获这么多,也不会在各方面有这么多的成长。其实谁也不用劝他,他要走,并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说到家人,他说他第一次签士官就是为了父母,当时副ZW给他们做工作,问他们这些年来你有没有做过令父母骄傲的事情,而签士官,就可以让父母自豪。他想了想,什么也没说就签了士官。
 
士官转改的名额下来了,由于部队的发展,需要留下一批骨干。孟班就是重点对象。
 
这一段时间,孟班几乎很少在连队,基本上都是在各个办公室里度过的,连里面做思想工作,做不通,去营里面,营里做完回来连里继续做,营里也做不通,去旅里面,旅里做完营连继续做,还不行,各位首长轮番做,先是集体做,然后再单个谈话。孟班说那段时间他精神都要出问题了,每当有人跟他谈转改的问他,他都想让他闭嘴。
 
终于,支部党员大会上,抛出了一个犀利的问题:“如果组织需要你留下来,你会怎么办?”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了过去,此时我甚至能感同身受的感到一种孤独和无助。良久,“我会选择回家!”声音不大,但整个会议室都安静了下来,仿佛有回音般在每个人的心头萦绕了好久,沉默,死一般的沉默,没有人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个僵局,在这个时候,没有什么人能插上任何一句话。
 
孟班说,这些天度日如年,每天就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这个时候谈不上任何感情。
 
终于,从一些渠道打听到一些消息,单位并没有过分的难为谁,最终还是遵从了大家的意愿。我问他心情如何,孟班说“很开心,终于可以回家了”。我不动声色,但很是伤心,作为一个五年的老兵,要离开了,心情竟然是很开心的。但我也体谅他,经历了这么多,终于可以回家了,怎能够不开心呢。我感到一种深深地悲哀。我跟他相约把退伍要经历的每次重要历程的心情都跟我说一下。
 
之后的几天,我们聊了很多,从选择到回到家之后要怎么做,从家庭到人生,从命运到人生观,从他到我。尽管刚刚二十出头,但作为一个老兵,我能感受到他比绝大多数同龄人的成熟,他说他回家之后最大的担心就是会不会被家里面较安逸的环境腐化,会不会变得像社会上一些人一样俗不可耐。我坚信在一个会想到这些的年轻人身上,这些都不会出现。
 
他说他当时都以为自己要被留下了。我问他如果他真的被留下会怎么办。他笑了笑说:能怎么办,工作改该怎么干还怎么干呀,最多难受几天,过去就好了,之前说的那些狠话都是因为实在太闹心了。
 
摘完衔回来,除了一个大红花和一枚国防服役章,一身冬常服在一群荒漠迷彩中格外扎眼,但显得干净而朴素,我问他什么感受,他说没有什么,就感觉自己还并没有退伍。但我分明看出了作为一名退伍老兵的低落,眼中再也没有刚被通知可以退伍时的闪烁的光芒。
 
离开前的那个晚上茶话会,大家相互祝福,寄语明天,孟班再次表达了对连队,对连长指导员、对班长们的感激。期间我问他有没有感受,他说没有,感觉比并不是自己要走,而是在送别人。
 
事毕,他说他想唱首歌《别军营》,可惜没机会了。那就留作遗憾吧,有遗憾也不见得不比完美好。他想发一条朋友圈,从他新兵到退伍整个历程的图片,他让我帮他想几句词,思忖良久,我写到:长路漫漫,终又回到原点;总说遥遥无期,到头来还是光阴似箭。他在后面又加上了“青春不散场,退伍不褪色”。我请他明天上了车,驶出营门的那一刻,回头看一看,然后把感受告诉我。于是就有了最初的那两条信息。
 
在此,我并不想说走或留,我只是想送一下孟班,谨以此。走之前的那个晚上,他让我给他说几句话,在此,也同样送给所有离开的老兵:
 
1、一帆风顺时,不要得意忘形;遇到坎坷时,不要放弃自己的理想。
 
2、无论以后会遇到多少坏人欺骗你,请一定要做个好人。
 
在他马上要到家,我即将完稿的时候,他发来消息:“忘了告诉你,上火车的时候,我抱着指导员一顿哭。坐车往火车站走的时候,听着车里放的歌,也是边走边哭”。
 
无论是多么彪悍的汉子,但面对战友情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的内心波动,这都是人之常情,所以请那些退伍的士兵们,在离开的时候,如果你很难受就哭出来吧,没有人会笑话你们的。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栏目分类
热门文章


中国西藏信息网 www.tibetinfor.com 联系QQ:49887 邮箱:49887@qq.com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国西藏信息网 版权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