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正文

犬之岛导演的心声 感受最近距离的谈话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4-26
很多的电影都是导演凭借自己丰富的想象力想象出来的,而最近比较火的电影《犬之岛》却被人以另外一种形象所歪解,在这里记者带我们带来第一线采访导演的资料,让我们从零出发细看他的内心。
 
在《穿越大吉岭》中,詹森·舒瓦兹曼扮演的弟弟喜欢把家族秘事都写成小说,所有当事者看完都会慨叹,没想到你记得这么清楚,只有他自己一脸愁容,两条粗黑的眉毛耷拉着,“这故事是我虚构的。”
不知为什么,在问到《犬之岛》里的“政治隐喻”时,韦斯·安德森的答案和表情,让我一下子想到了上面那个画面。
 
按照韦斯·安德森的说法,整部电影起源于自己脑海中的一个画面,“一群生活在垃圾岛上的狗,没有任何缘由”。他觉得“这会是一个好故事”,于是找来老搭档詹森·舒瓦兹曼和罗曼·科波拉开始写,“这些狗开始说话,它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是谁把他们放到这个地方”。因为对日本文化的热爱,这个国度被虚构成一个说日语的独裁国度,政治家为了自己的利益推行愚民之策,狗被放逐, 猫被供奉。“在写的过程中,特别是美国发生了很多事,欧洲也是……等到我们在电视上看到这些画面,我们也很惊奇,那些画面不正是我们在剧本中构思的画面嘛!”
 
“这算是一种巧合吧,”韦斯·安德森说:“我从没有想过要传到某种政治讯息”。不过天生礼貌的他在回答任何关于“不”的问题都异常小心和谨慎,“这么说吧,我希望对观众来说,我们的所有选择都是忠于角色的,至于你说的政治部分,我们也很惊奇。 “
 
对韦斯·安德森来说,电影是一种体验,一切源头是不自知的潜意识,“你想要传递某种情感,但是具体细节都是想象,”拍电影于他就像“写一首大诗“,(是的,他的表达和用词总是如他的角色一般奇怪而又可爱,)“当你在写的时候,你其实并不能完全的理解,不过你希望它能有很多层次,有很多惊喜,甚至是创作者都不自知的,因为观众和读者自己会解读。”甚至于网上的各种恶搞,他也觉得是一种“反应”,一种解读,不仅不觉得是冒犯,反而很喜欢。
 
灵感?
 
“我们只是尽力在描摹那个存在在我们潜意识里的梦。”
 
娱乐记者:首先,要问一下,你喜欢狗还是猫?
 
韦斯·安德森:我现在没有养狗。不过我小时候有过一只狗,它的名字和电影中一样,叫Chief。我们另外一个编剧,杰森有一条狗,不过他的狗两天前死了,那条狗好像跟他们生活了有十一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罗曼·科波拉有一只猫。所以,他肯定是爱猫的,算是这部电影里另外一个视角吧。不过,我们在写的时候,我们直接把它们当成人来写了。
 
娱乐记者:刚才您说说自己小时候养过一条叫Chief的狗,所以里面的小男孩多少程度上算是您自己的投射?
 
韦斯·安德森:我觉得整个故事像是一个梦,我们只是尽力在描摹那个存在在我们潜意识里的梦。所以,从某种层面来说,这个故事非常私人化,因为这个男孩的信仰,恰恰是我也愿意为之奋斗的。至于具体的细节,都是我们想象的。对我们来说,拍电影就好比写一首大诗。当你在写的时候,你其实并不能完全的理解,不过你希望它能有很多层次,有很多惊喜,甚至是创作者都不自知的,因为观众和读者自己会解读。
 
娱乐记者:你刚才说这个小男孩的想要的恰恰是您也愿意为之奋斗的,您觉得这个小男孩想要什么?
 
韦斯·安德森: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小男孩要的是理智(sanity)。因为这个幻想中的城市,这些政客们为了一己私利而放逐另外一个群体,他们故意煽动人们对某一个群体的愤怒。这种事情全世界都在发生,历来如此,一遍一遍。在电影中,只有这个小男孩和那些高中生们意识到,这一切是疯狂的,大众被利用了。
 
政治隐喻?
 
“我们从没有想过要去传达某种政治讯息。”
 
娱乐记者:嗯嗯,所以很多人说,您的这部影片相比其他作品,政治隐喻非常强。您怎么看?
 
韦斯·安德森:实际上,要说这部电影的源头,其实就是一个我脑袋中一个无法解释的画面,一群狗流落在一个荒岛上。我们就追问起来,它们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谁把它们送到哪里的?然后我们就根据历史课本上学的,编出一个政府,一大批政客。不过,在我们写的过程中,世界发生了很多变化,尤其是美国。欧洲也是。我想我们总会被报纸头条上的故事所影响,但是我要说的,电影里的所有选择都是基于角色和故事来定的,我们从没有想过要去传达某种政治讯息。对我来说,拍电影首先是要为观众营造一种体验。
 
娱乐记者:所以这纯粹是一个巧合?
 
韦斯·安德森:这么说吧,大家可能会想到的一些现实议题(难民危机等),我们写的时候,事情都还没有发生。等到我们在电视上看到这些画面,我们也很惊奇,那些画面不正是我们在剧本中构思的画面嘛!所以,这算是一个巧合吧,也是惊喜。
 
娱乐记者:您的电影一直带有非常明显的个人风格,不知道您有没有留意,网上有很多您的模仿者,您怎么看这些模仿者?
 
韦斯·安德森:我看的不止模仿者,还有很多恶搞。(笑)不过,我都很喜欢,当你发现别人从你的作品得到灵感,即便是是恶搞,那也是那个人自发地对你的作品产生反应。至于你说的我的风格,当我拍一部电影的时候,我从没有想过要遵守某种风格,我想的就是故事,以及如何把这个故事讲好。
 
娱乐记者:我最后可以再问问,您每部电影这些颜色都是怎么选择的吗?您的电影似乎都有一个固定的特色板?
 
韦斯·安德森:一般来说,我的电影里,颜色都是非常克制的。有时候,我的确会有一个调色板,比如拍《了不起的狐狸爸爸》时,我就有一个调色板,它只包括少数几种颜色,如果超出这个范围,我就不会用。不过,这部电影,因为主场地是在一个垃圾岛上,很多背景都是大块的白色,而且垃圾的话,我们一般不会去想颜色什么的,所以基本什么颜色都有。不过,在拍的过程中,有些特定的场景,我们会想颜色要怎么选。
 
电影终究是电影,是我们现实无法比拟的,有些人的言论说起来就有一点点危言耸听,他们所带来的影响不仅仅是对这部电影票房的冲击,还会给导演的生活带来影响,所以不用去理会这些莫须有的信息,看自己喜欢看的电影,这就好了。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栏目分类


中国西藏信息网 www.tibetinfor.com

Copyright © 2002-2017 中国西藏信息网 版权所有

Top